• Top
    首頁 > 新聞 > 陜西 > 綜合新聞 > 正文

    懸賞4元捉拿通緝犯運營方是家私企 “眾籌”追逃靠譜嗎?

    綜合新聞 瀟湘晨報 2022-08-31 07:06:32

    “當你感覺自己不受重視,沒人在乎的時候看看這個——謝謝你,歐陽志鵬。”

    近日,一張圖片在網絡上熱傳,作為被A級通緝令通緝的歐陽志鵬,卻只有4元的賞金,有網友調侃稱:“太慘了,這才是真正的無人在意。”

    據了解,4元賞金并非出自官方渠道,而是一款名叫“人民賞金”的App,該App背后是一家個人公司,賞金幾乎都來源于網友打賞,該平臺賞金現已經超過8166萬元。

    8月29日,該App運營公司的監事表示,網友的打賞金額很少,而且到目前為止沒有人來領過錢,賞金都在公司的賬上,他們希望能找第三方監管或托管平臺。

    賞金已從4塊漲至202塊

    用戶可花錢打賞手銬、警棍等

    人民賞金App顯示,這是國內第一款將通緝令內容進行歸納、分類并開通對被通緝人進行打賞類軟件,賞金用于獎勵給公安認定的對被抓捕有貢獻的人及執行抓捕的一線公安。

    簡單地說,該App將公開的通緝令進行歸納、分類,網友通過該App打賞,賞金用來獎勵。

    人民賞金App顯示,截至8月29日上午10時許,在逃嫌疑人有1927名,累計賞金數量達到8166.15萬元。

    8月29日,記者登錄人民賞金App,隨機選擇一名通緝犯打賞,而后跳出了打賞頁面,網友可以打賞一副手銬、10根警棍、100輛警車或1000間牢房。其中,1水滴等同于人民幣1元,但6元起充,最高可以充值100元。

    搜索還可發現,備受關注的歐陽志鵬的懸賞金有所增長,截至8月29日上午11時,其賞金為202水滴(元)。與網傳圖片不同的是,人民幣的符號“¥”已被水滴取代。

    據央視新聞6月報道,公安部發布A級通緝令,公開通緝12名電信網絡詐騙集團重大頭目和骨干人員,歐陽志鵬正是其中之一。

    在歐陽志鵬引起網友熱議后,人民賞金App疑似進行過更新。

    在登錄后,該App主動跳出申明:“由于近日人民賞金App進入微博、頭條等熱搜,導致下載量數萬數萬的增加,已經超過預期訪問量,本公司決定緊急將系統升級,給用戶造成的不便敬請諒解。”

    背后是一家個人公司

    創辦人稱:賞金很少,沒有舉報者領取

    目前,人民賞金App是由武漢鼎入鑫科技有限公司(下稱“鼎入鑫科技”)運營。

    天眼查App顯示,鼎入鑫科技成立于2016年11月,注冊資本100萬元,實繳資本0元。大股東為蘇錦霞,持股100%,也是執行董事、經理。

    8月29日,記者通過人民賞金App內的QQ號聯系上鼎入鑫科技的監事袁先生,他表示,做人民賞金這一平臺的初衷有兩個:一是解決現在通緝令沒有地方貼的問題,二是有的通緝犯賞金太低,“我們覺得應該發揮一下民間力量。”

    不過,袁先生透露,網友的打賞金額很少,而且到目前為止沒有舉報人(指向公安機關提供過通緝犯線索的人)來領過錢。

    翻閱人民賞金App排行榜可發現,在尚未落網的通緝犯中,賞金最高的為鄧廷富,共1000013元。根據簡介,其中有100萬賞金來源于海南省警方,另13元為網友打賞。

    據海南特區報報道,鄧廷富涉嫌重大刑事犯罪后潛逃,公安機關對其進行公開懸賞通緝。對提供線索直接抓獲犯罪嫌疑人者,每抓獲1名在逃人員,公安機關給予100萬元獎勵。

    當被問及累計賞金8166.15萬元中有多少為網友打賞時,袁先生稱不方便透露,“只能說很少。這兩天好多人在問這個,包括我們公司內部成員結構、賞金情況,還有人要我們公開打賞明細,那怎么可能?可能會(遭到通緝犯)報復。所以我們嚴格控制這一塊,系統也不留存任何信息。”

    據袁先生介紹,網友打賞的賞金現在仍在鼎入鑫科技的賬上,“(我們)公司在積極找第三方監管平臺或者是托管平臺,就是資金太少,沒人愿意這樣監管或者托管。”

    平臺運營模式是否合規?

    律師:有可能涉嫌集資詐騙罪

    在人民賞金走紅以后,有網友質疑該平臺是否涉嫌非法集資。

    袁先生表示,在他看來,這和直播平臺的打賞相似,“什么榜一大哥、跟著主播買房、買車的模式一樣。”

    不過,翻閱人民賞金App上的《用戶充值須知》可發現,該平臺將淚滴充值稱為個人消費行為,不屬于眾籌、捐贈等行為。淚滴收入屬于平臺收入,其有權處理相關款項。

    《用戶充值須知》顯示,當通緝犯落網后,平臺顯示的水滴換算為金額,在扣除公安發布通緝令時設定的獎勵數額后,通過公益基金會定向發放給公安獎金獎賞的同一人,該人也可通過平臺直接提出申領。

    四川法畔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張金鳳分析,該平臺可能涉嫌侵犯犯罪嫌疑人個人信息權,也可能涉嫌集資詐騙。

    “公安機關通緝的犯罪嫌疑人雖涉嫌犯罪,但其個人信息權仍應受到法律的保護。”張金鳳舉例稱,該平臺的右上角存在商務合作的欄目,如果以打賞犯罪嫌疑人為噱頭,吸引流量,從而尋找商務合作對象,其系將犯罪嫌疑人的個人信息甚至犯罪嫌疑人本身商品化。(注:該平臺的官網右上角有“商務合作”,點擊后有聯系方式跳出,但暫未看到有引流廣告。)

    在這樣的情況下,張金鳳認為,這一行為不屬于在合理范圍內處理公開渠道獲取個人信息,該平臺存在違反《個人信息保護法》從而被行政處罰的法律風險。

    另外,在得知尚未有人成功領過賞金后,張金鳳稱,如果該平臺是以打賞犯罪嫌疑人為噱頭,騙取用戶打賞金,在金額達到刑事立案追訴標準的前提下,可能涉嫌集資詐騙罪。

    來自泰和泰律師事務所的律師韓放表示,綜合目前信息看,人民賞金這一平臺背后的商業邏輯不清晰,難以判斷其主觀目的性、社會危害性等,是否涉嫌犯罪仍有待商榷。 據紅星新聞

    對話“人民賞金”創始人:

    不盈利,自己燒錢

    8月29日,記者聯系采訪到“人民賞金”平臺創始人袁先生。

    問:“人民懸賞”平臺是哪一年創立的?創立的初衷是什么?

    袁先生:2016年注冊的。初衷就是打擊犯罪。公安的賞金不高,沒人舉報,我們就想著能不能發揮民間力量。這不只是公安的事情,應該是全民參與的事情。

    問:如果真的有群眾注意到線索,能把線索提供給平臺嗎?

    袁先生:我們不接受舉報,好多人給我們舉報,我們說你直接找公安吧,因為每個(懸賞通告)下面都有辦案民警的電話。

    問:錢怎么給舉報人?

    袁先生:他來跟我們聯系領取就可以了,手續很簡單的。有告知責任承諾制,你承諾你是舉報人,我就敢給你這個錢,如果將來說你不是,那就是詐騙了,我們就報警。

    問:以前有沒有舉報人聯系平臺領賞金?

    袁先生:目前還沒有人來領,目前賞金也很少。

    問:以前就有不少網友關注到這個平臺,他們可能認為:如果賞金沒有給舉報人,那錢不就是公司自己的了嗎?

    袁先生:我們在App寫得很清楚,是要捐出去的。第一我們不要服務費,收到多少錢,舉報人過來就領多少,我們不像眾籌網站一樣收服務費。第二我們也不占用這個資金。2020年那會兒有些網友落差有點大,因為他們覺得這是個官方的(平臺),結果一看是個企業,他們就說是假的。我也沒說我們是官方啊,我們從來都是宣傳我們是非官方、非盈利的,不是騙錢,也不屬于眾籌,屬于消費行為,是開發票納稅的。

    問:如果嫌疑人已經落網,信息沒有及時下架,賞金還在漲怎么辦?

    袁先生:沒關系,如果人已經抓住了網友還繼續賞,那就相當于沒有人領賞金,那我就會把它捐掉,所以不下架也沒關系。不過我們有一個糾錯功能,如果有人給我們糾正說人已經抓獲了,那我們就會把它列為完結。

    我看這兩天有人說是眾籌,那不是眾籌,就跟抖音直播打賞一樣,是屬于在我們平臺上購買商品的一種消費行為,就跟買Q幣充值一樣。(打賞)也不對,應該叫懸賞。

    問:最近的報道對平臺和您個人有什么影響?

    袁先生:沒什么影響,就是想呼吁一下網友多些理解和包容。我們做的是好事,對吧?初衷是好的,結果也是好的,我們也沒做什么違法的事。

    問:最近的關注度很高,官方對你們工作有什么反饋嗎?

    袁先生:我們來說沒有啥,我們就希望他們關注,希望他們監管,告訴我哪兒做得有隱患了我就調整,對吧?(網上)說我們詐騙,我們錢一次沒有卷走,我們公司又沒有跑,說我們侵犯隱私,這個屬于社會公共信息的。如果官方要監督,我們會百分之百配合,也熱烈歡迎公安部或者其他地方直接跟我們聯系,給我們提出整改意見。

    問:公益捐獻的部分會公開嗎?

    袁先生:不能公開明細,因為都有可能涉及到打擊報復。可以公開總額、捐獻的發票、證書等。現在還沒有公開,我們開發票比較麻煩。

    問:公司靠什么盈利呢?

    袁先生:我們不盈利,我們自己燒錢。 


    來源:瀟湘晨報

    編輯:王莉文

    相關熱詞搜索: 懸賞

    上一篇:“中國這十年·陜西”主題新聞發布會8月31日舉行

    表達看法

    本地 新聞 娛樂 財經 數碼 教育

    一插一出無码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