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op
    首頁 > 新聞 > 陜西 > 西安新聞 > 正文

    華商調查|當心!托關系辦公租房廉租房如今卻被騙得錢房兩空

    西安新聞 華商網-華商報 作者:張成龍 2022-08-27 07:17:09

      近年來,西安持續加大保障性租賃住房供給和建設,緩解了新市民、青年人等群體住房困難,但同時也有人輕信托關系、交錢就可以申請公租房或廉租房,直到長時間無法辦理才意識到被騙,而這時想退錢卻已經非常困難。

      案例1

      交4萬元申請公租房 兩年多后“熟人”失聯

      2019年,在西安打工的馬女士聽說很多人都申請了公租房,價格很便宜,她便也想嘗試申請一套。在朋友的介紹下,馬女士認識了張某(女)。馬女士說,張某稱自己有關系,申請公租房不用排隊,由于是熟人介紹,她就相信了。2020年3月,馬女士給張某支付了4萬元費用后,便開始等待“好消息”,但沒想到一等就是兩年多。

      馬女士手中的收款收據顯示:張某收了4萬元,收據上寫著“限價房”“曲江林語”等字樣。

      去年8月,張某曾介紹馬女士到未央區御井路的珠江新城看房子。馬女士說,當時房子里還住著人,只是看看而已,看過之后就沒有下文了,之后又開始了漫長的等待。

      到了今年,馬女士已經很難聯系到張某了,電話打不通,發信息也不回,這時候馬女士發覺自己被騙了。她表示,張某曾經稱她的上線因詐騙被抓,她也是受害者。

      馬女士稱,她曾和其他幾位受害者一起向警方報案,但警方未與立案。目前,馬女士已經向法院提出訴訟。

      案例2

      姐弟倆各交3.7萬辦廉租房 兩年后仍沒消息

      王先生是渭南市華州區人,一直在西安打工,平時租住在北郊一城中村內。2020年,王先生的一位同村親戚王某稱可以托關系弄到未央區的廉租房,每套房子大約50到60平方米,每套房需要交2萬元到3萬元,王先生便同意要一套。同時,王先生的姐姐也想要一套給在西安工作的兒子用。

      2020年10月,王某帶著王先生的姐姐來到西安找“關系人”姚某,姚某答應幫忙,并讓王先生的姐姐交了3.5萬元,沒有給相關收款憑證,王先生則給了1.5萬元現金和2萬元微信轉賬。幾天后,王某稱可以幫忙弄到兩室一廳的廉租房,又向王先生和其姐姐要了2000元,并承諾一個月之后辦好,但直至今日房子仍然沒有著落。

      期間,王先生和姐姐曾多次聯系王某、姚某詢問房子的事情,但對方一拖再拖。今年王某稱如果要房子需要再交8000元,這時王先生和姐姐已經不敢再相信了。之后,他們曾到姚某當初所說社區廉租房查詢,并沒有查到他們姐弟兩人的信息,這時他們才明白被騙了。

      王先生的姐姐說,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符合申請廉租房的資格,當時只想著都是親戚就相信了。

      今年7月中旬,王先生當著華商報記者的面給姚某打電話。電話中,姚某稱需要王先生把房型確認好用信息發給他,但對于王先生所說房型早就確定好了的問題,姚某稱她不知道,對于何時能拿到房子以及退錢的問題姚某更是只字不談,并以開車為由迅速掛斷電話。

      8月26日,王先生表示,目前他和姐姐面臨錢、房兩空,由于警方無法受理此案,他只能通過法院看看有沒有辦法解決。

      案例3

      交4.2萬元委托中介辦理保障性住房無著落

      2019年10月,王先生委托西安博宇天誠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辦理保障性住房申請事宜,雙方簽訂了“服務協議書”。根據協議顯示,委托事項為乙方(博宇天誠)接受甲方(王先生)委托對保障性住房資格申請的前期準備工作進行指導、資料整理以及向相關受理單位遞交所需申請材料等事項。勞務費用第一階段為2.7萬元,到乙方給甲方確定到保障性住房相應網站公示資格第一階段服務結束,協議終止。

      王先生說,他當時簽了兩份合同,一份以妻子的名義辦理共有產權房,對方要2.7萬元,一份是幫朋友簽的,朋友是辦理公租房,對方要了1.5萬元,兩份共計4.2萬元,錢都是他交的。

      華商報記者注意到,該協議中專門寫明:申請審批程序為社區受理,街道辦、區住房保障中心進行審核,審核通過并進行公示。市保障性住房管理中心組織進行資格聯審和備案工作,全部流程不收取任何費用。但甲方委托一方處理上述委托事項則需要支付給乙方勞務費用,包括交通費、信息服務費、咨詢服務費、技術指導費、資料費、辦公費、人工費等。王先生交錢后就一直等消息。

      直到今年6月,由于對方一直沒辦下來,王先生來到西安找中介討說法并報了案,但警方認為是合同糾紛未予立案。后中介接到了民警的電話,當時給王先生退了16500元,之后王先生又找了幾次中介,對方又陸續退了幾千元。對方最后一次退款是7月30日,雙方聊天記錄顯示,對方給王先生又退了2500元。據王先生統計,截至目前對方仍有2萬多元未退。

      8月26日,華商報記者根據王先生提供的電話號碼,給西安博宇天誠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一位負責人打電話,但電話一直無人接聽。

      王先生說,他知道自己是符合相關條件的,但他平時都在榆林來西安不方便,另外他聽說申請保障性住房的人特別多,而這家公司專門做這個,說有關系,聽說很正規很專業,后來才知道他們基本都沒有給客戶辦下來。

      案例4

      交2.2萬元公租房沒辦下來 想退錢也一直無果

      張女士是渭南人。2020年11月,張女士通過親戚認識了邱某。邱某稱,他可以找關系辦理高新區的公租房,對方承諾交兩萬元,一年內辦不下來給退錢。她考慮到公租房房租比較便宜,花點錢也是值得的,便給對方交了2.2萬元,對方也手寫了收據,但收據上并沒有寫明款型用途。

      張女士說,由于房子一直沒辦下來,期間她在公示系統上也沒查詢到自己的名字,于是從2021年12月開始找邱某退錢,邱某一直說要和和氣氣地解決此事,他也曾經表示什么時間先退一部分錢,但到了時間點就會以各種理由推脫,直至今日都沒有退錢。近日,張女士托親戚再次聯系邱某,邱某承諾8月25日退錢,但到了8月25日這天,邱某又稱其因疫情被隔離無法付款,至于何時付款對方仍未明確。

      政策規定

      申請保障房資格的全部流程

      均無中介、不收費、無代辦

      華商報記者從西安市保障性住房管理中心方面了解到以下信息:

      各類保障房的申請、審核、配租有著嚴格的程序,按照有關政策公開、公平、公正進行,申請保障房資格的全部流程均無中介、不收費、無代辦。

      西安市保障性住房管理中心中心從未委托任何單位、機構、個人收費代辦保障房。

      任何單位、機構、個人在受理保障房資格審核業務中收取任何費用,均為違法行為。切勿相信花錢“找關系”等就能辦理保障房的信息,以免上當受騙遭受財產損失。

      如有市民向收費代辦保障房的機構或個人交納了錢財,請盡快到公安機關舉證、報案,盡早挽回經濟損失。

      近日,華商報記者通過一位曾多次接到公租房詐騙報案的民警處了解到,報案人大多與其投訴的人是熟人,被投訴人基本都可以叫到派出所,雙方見面后對于要房還是退錢也愿意協商解決,所以嚴格講構不成立案標準。如果是為了何時退錢的問題,公安機關也只能協調處理。

      律師

      不允許收費代辦仍處于政策層面

      難落實到法律層面

      陜西保群律師事務所律師宋偉表示,申請保障房是不允許收費代辦的,但目前只是政策方面,還很難落實到法律層面。因為拋開“托關系”這種特殊情節,如果某個人對申請保障房比較有經驗,給別人提供準備資料等幫忙,只屬于民事范疇的一種代理行為,即便辦不成也沒有相關刑事責任。不過如果這里邊存在虛假承諾,比如“花錢一定能辦成”等則存在詐騙情節,但這方面一般很難落實合同或協議等紙面約定,如果僅是口頭的,之后對方否認依然很難確定詐騙情節。

      宋偉說,如果有機構存在收取費用代辦申請保障性住房等行為,住建部門應該通知市場監管部門對該機構違反政策的行為進行處理,至于最后是否退錢或何時退錢的問題,嚴格意義講屬于經濟糾紛,需要通過司法途徑解決。

      資深律師運正起表示,區別這種行為是否存在詐騙,需根據中介是否虛構事實或隱瞞真相,比如中介并沒有關系或沒有能力辦理保障性住房,但仍然以此為借口收錢,則屬于詐騙。還有一種情況是,中介人只是第二層關系,還需要通過第一層中介實現目的,這種情況下如果第一層中介存在詐騙,二層中介人不知情的話可認為不存在詐騙,如明知上線詐騙依然收取別人錢財同樣屬于詐騙。 華商報記者 張成龍

      編后

      城市的夜幕降臨時,有一處安身之所是很多打工人的夢想——不求華麗,但求溫暖。

      然而這樣的凡人之夢,卻成為很多人眼中非法牟利的“機遇”。用公租房、廉租房等政府保障性出租房做文章,向求租者收取“辦事費”,隨后逐步失聯。

      眼看著申請的房子沒了著落,給出去的血汗錢也打了水漂,如此遭遇卻陷入維權無門的境地,首先詐騙、糾紛界定就是個大難題。

      亟待相關部門能像整治學托一樣,對“租托”現象給與關注,必要時亦可重拳出擊,別讓更多人陷入錢房兩空的困境。



    來源:華商網-華商報

    編輯:張佳萌

    相關熱詞搜索: 關系 公租房 廉租房

    上一篇:8月26日23時起,西安3個高風險區1個中風險區降級

    表達看法

    本地 新聞 娛樂 財經 數碼 教育

    一插一出無码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