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op
    首頁 > 新聞 > 陜西 > 綜合新聞 > 正文

    陜西作家鐘法權陳倉獲魯迅文學獎 陳倉:故鄉給我無盡的靈感和想象

    綜合新聞 三秦都市報 2022-08-26 07:13:54

      8月25日,備受關注的第八屆魯迅文學獎獲獎作品名單揭曉,陜西作家鐘法權作品《張富清傳》、陳倉作品《月光不是光》分獲第八屆魯迅文學獎報告文學獎、散文雜文獎。

      魯迅文學獎由中國作家協會主辦,創立于1997年,是具有最高榮譽的國家級文學獎之一,每四年評選一次。此次鐘法權、陳倉雙雙摘得殊榮,是“文學陜軍”又一次問鼎中國文學最高獎,做大做強做靚“文學陜軍”品牌的重大收獲。昨日,記者通過電話對兩位獲獎者進行了專訪。

      鐘法權 為心中最敬仰的英雄寫一部傳記

      “《張富清傳》獲獎,是評獎專家對張富清這個共和國勛章獲得者、時代楷模、時代坐標的高度肯定,是對作品文學性、政治性、真實性和可讀性的高度認同。獲獎不是目的,也不是終點,而是我在創作道路上的新起點,我將以謳歌人民、謳歌英雄、謳歌新時代為己任,創作出更精美的大氣之作。”在接受記者祝賀時,鐘法權謙遜地表示。

      《張富清傳》是目前國內第一本關于“共和國勛章”獲得者、老英雄張富清的文學傳記讀本。2019年,張富清榮獲“共和國勛章”“時代楷模”等五項崇高榮譽,成為全國人民學習的先進典型。同年春天,鐘法權開始追尋張富清老人的故事。“在我的寫作生涯中,一直有一個夢想、一個情結,為心中最敬仰的英雄寫一部傳記。”

      “綜觀老英雄94歲的人生長河,可謂滄海桑田,物是人非,需要寫作者進入他的生活,這樣才能對他不同凡響的生活有一個準確的認知。”鐘法權回憶,他深入湖北來鳳,走訪了張富清出生、成長、工作、生活過的所有地方,從其身邊親友、同事、兒女的口中,獲取了大量完整豐富的細節素材,從解放戰爭的硝煙戰場到平凡的工作崗位,從舊社會苦難的童年生活到新時代瑣碎的家庭日常。“采訪中的所見所聞,讓我深深感到,老英雄的崢嶸歲月,不平凡的波瀾人生,遠遠要比想象得還要精彩。他那些看似平凡其實不平凡的生活,最終像來鳳的酉水河那樣流水滔滔,在我的腦海里匯聚成為汪洋恣肆的創作激流。”

      “那天上午風雨大作,所行道路是一條彎曲陡峭的盤山公路,靠山體的一面時不時有碎石土塊滾落;靠山崖一面為土石方所填,土石方經暴雨沖刷極有可能隨時塌方,好在司機駕駛技術高超,人又膽大心細,再加上‘猛士’馬力充足,保證了往返安全無恙。”赴革勒車鎮二龍山的采訪,令鐘法權終生難忘,“在暴雨之中,我立于水電站一旁,看滔滔河水,聽急流沖擊水輪發電機的轟鳴,仿佛看到了40多年前革勒車鎮的百姓對‘忽如一夢光明來,千家萬戶燈光亮’的狂歡與欣喜。在雞爪山絕壁下的公路上,我久久地佇立于崖石下的拐棗樹旁,聽廖大全講述當年張富清帶領高洞群眾開山炸石修路的點點滴滴,看那懸崖峭壁上的人形身影,一如張富清攀巖時留下的永恒印記。”

      在完成所有的外圍采訪后,經過幾番溝通,“終于在一個雨過天晴、彩霞滿天的下午見到了張富清老人,我懷著激動的心情向老人問完了提前擬好的20多道問題,并與老人進行了合影和現場拍照。回西安后,又抽出時間專程到張富清的出生地漢中洋縣進行了探訪。”最終,鐘法權將所見所聞、所知所感,梳理布局、取精用宏,以深厚的文學功底和飽滿的創作激情凝結成了這部作品。

      “老英雄博大的精神世界給予當代人們汲取奮進的精神力量,正是我在文學的深邃中可以實現仰望英雄的高度所在。”鐘法權說。

      陳倉 故鄉給我無盡的靈感和想象

      本屆魯迅文學獎共有237部作品參評散文雜文獎,陳倉散文集《月光不是光》追索故鄉回憶,審視鄉土現實,關心鄉村教育,思考鄉土現代化,將個人生命情感融匯于山河故人的獨特體驗中,彰顯強烈的人文情懷。

      昨日,陳倉對本報記者表示,他的文學連著故土,故鄉給他無盡的靈感和想象,未來他會一直在這樣的道路上走下去,好好書寫離鄉的人是如何扎根、如何再造一個新故鄉。

      談獲獎 我的又一個起點而已

      “不瞞你說,拿到手機,看到數百條的消息,我一下子有點蒙,再一看公告,知道自己獲獎了,我特別特別激動。”當記者在電話中向遠在上海的獲獎者祝賀時,陳倉說,“我曾經說過,文字是我的另一條命,而且我把這條命看得比我的肉體還重要。如果我寫出好的文字,它們一定會活得比我長。等稍微冷靜下來,我便覺得,可能是我的運氣好,是我寫的東西比較貼近。所以,我還會和過去一樣,像小學生一樣,搬個小板凳坐下來,向每一個文學朋友學習,向我過去的每一篇作品說再見,這只是我的又一個起點而已。”

      談故鄉 我對陜西這片土地充滿深情

      賈平凹曾稱陳倉為“把故鄉在脊背上背著到處跑的人”。這些年,陳倉在陜西與上海兩地跑,他說自己一直在強調,“我是陜西人,是陜西作家,我的親人都是陜西農民,我是由陜西這片土地培養起來的作家,我對陜西這片土地充滿深情,我的根我的魂深深埋在陜西,我的作品仍然離不開陜西風土人物,我寫的大多數作品都涉及到陜西丹鳳縣塔爾坪村,那個在地圖上都找不到的村子,現在已經被眾多人所熟知了,我對自己有一個純樸的故鄉和一群純樸的親人而十分自豪。”

      陳倉也以自己是陜西作家而自豪,“陜西是文學大省,那么多的文學大家,他們這些大樹,給了我一座燈塔,給了我無窮的力量,也給了我很多實實在在的幫助。前兩年,我的長篇小說《止痛藥》獲評陜西省委宣傳部重點文藝創作資助項目,去年在陜西作協的評選中,我成為陜西第二屆百優作家,得到了多方面的資助和扶持。”

      由于一直在江南與陜西兩處跑,地域的落差拓寬了陳倉的文學視野,“我的大部分作品都寫的是鄉土文明與城市文明之間的沖突和融合,從生活感受來看,這也大大地拓寬了我的文學語言,改變了我的文學生態。我一直在想,如果不在兩地跑,我也許就寫不出那么好的東西了,所以以地域來定位一個作家是不是合適,這是值得大家認真思考的一個問題。”

      談作品 是鄉愁和親情,是對過往生活的依戀

      《月光不是光》共收錄七篇大散文,包括《我有一棵樹》》《月光不是光》《哥哥的遺產》《拯救老父親》等。每一篇散文讀來都催人淚下,深深地打動那些離鄉別土的人。“因為這些散文寫的都是當下,那些在鄉土與城市之間苦苦漂泊的人們,那些留守在鄉村的農民是如何把自己與莊稼一起一點點地埋于泥土中。”

      陳倉介紹說,散文集首篇《我有一棵樹》講述了一個農民、一個村莊,隨著時代的發展變遷,和形形色色的樹木之間的命運糾葛。《月光不是光》講述的是進城打工者帶著孩子回鄉尋根的時候,發現農村變成了一個回不去的故鄉。《哥哥的遺產》講述作者小時候與哥哥外出淘金,在遇車禍的關頭,哥哥將弟弟推開,自己卻喪失了生命,那年哥哥20歲,剛剛定了一門親。哥哥的一條命換來了800塊錢的賠償,為了表示對哥哥的懷念,這筆哥哥的“遺產”被一直儲存在心里。

      陳倉的散文是“大散文”的格局和樣式。這些散文都有一個主題就是人與土地的關系。在壓軸的散文《拯救老父親》里,講述拯救病危父親驚心動魄的過程,“當子女們在金錢與孝道、在死亡與活著之間苦苦掙扎的時候,是永不放棄的愛從死神手里搶回父親,從而也奪回了故鄉的存在,因為父親活著,故鄉就活著,父親不在了,故鄉也就回不去了。父親們只要活著,就能為我們這些漂泊者,排解無盡的鄉愁,找到精神的坐標,成為靈魂的歸處。”

      孔明:難得的好書,報告文學里的上乘之作

      長篇報告文學《張富清傳》是陜西作協重點扶持的創作項目,并入選中國作協2020年定點深入生活項目和中共陜西省委宣傳部重大精品創作項目。作者通過細致扎實的采訪,收集豐富的素材并從中擷取最能代表張富清性格和處事之風的重要時刻和典型事件,用26個故事還原了主人公平凡而偉大的一生,作品語言平實,不虛美拔高,勾勒出一個戰爭年代不畏犧牲、和平年代甘于奉獻的真實的英雄形象,是一部用明德引領風尚、為時代精神造像的佳作。

      得知《張富清傳》此次從338部作品中脫穎而出的消息,該書策劃編輯、陜西人民出版社資深編審孔明非常高興:“雖有期望,也有自信,但還是難免喜出望外,畢竟競爭太激烈了!魯迅文學獎是我國僅次于茅盾文學獎的文學大獎,獲獎作品真是百里挑一。”

      他回憶,此書從選題策劃,到確定作者,從創作成稿,到編輯審稿打磨,幾經修改,可謂精益求精。“認定了這部報告文學作品的價值,我社不惜余力支持,使這部書稿得以精品面世。此書在手,只要閱讀,一定會有悅讀的感覺,一定會愛不釋手。因為張富清這個人太好了,作品文字太好了,故事細節太感人了,是當今真正難得的好書,是報告文學里的上乘之作。此書獲獎,說明評委眼光了得,他們有一顆真正的文學心。”

      文/本報記者 夏明勤 受訪者供圖



    來源:三秦都市報

    編輯:曹靜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陜西省水利廳啟動水旱災害防御IV級應急響應

    表達看法

    本地 新聞 娛樂 財經 數碼 教育

    一插一出無码黄片